第1797章:发烧,休克-枕上豪门:冷血总裁的心尖妻在线无弹窗阅读-快穿之欲女系统全文免费阅读-欲女TXT小说网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97章:发烧,休克
    第1797章:发烧,休克

    上官芊绵和蒋雯雯两个回到宿舍之后,稍微洗漱一下,蒋雯雯帮瘫在床上的上官芊绵按摩放松。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没说两句,上官芊绵忽然没反应了,蒋雯雯看了一下,才发现她已经睡着了。

    笑了笑,正准备睡觉,宿舍外忽然传来一阵敲门声。

    蒋雯雯起身过去,打开门。

    门外站着的却是首长和教官。

    “首长好,教官好!”蒋雯雯急忙敬了个军礼,大声问好。

    冷小离的周身笼罩着一层疏离,只站在一旁,眉头微微蹙着,好像是对什么不满,蒋雯雯顿时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好在冷小离虽然神色不善,可却什么都没有说。

    一旁的教官将一**药膏样子的东西递给蒋雯雯,说道:“这是特制的药膏,擦在酸疼的肌肉上可以缓解疼痛,你们都用上,不然明天没办法起来训练。”

    蒋雯雯一脸疑惑的接过药膏,心里道,敢情这大晚上的首长大人亲自带着教官来给大家送药?

    这这有点不符合逻辑吧!

    是谁今天没限度的折磨他们来着?这是打一巴掌给个甜枣吃的意思吗?

    还是说,只是怕他们明天起不了床,没办法继续折磨他们才这么好心来送药的?

    蒋雯雯顿时觉得是后者。

    蒋雯雯接过药,一本正经道:“报告首长,谢谢首长首长辛苦了!”蒋雯雯犹豫了一下,又加了一句,想给自己加点印象分。

    可首长的脸色却冰凉凉的,那双眼睛,好像也根本没有看她的意思。

    她狐疑的顺着首长的目光看过去,却见他看的竟然是趴在床上的上官芊绵。

    生怕首长认为上官芊绵没礼貌,蒋雯雯急忙解释道:“报告首长,5号睡着了,所以才没出来见首长和教官。”

    5号是上官芊绵在这次任务中的代号。

    蒋雯雯是6号。

    冷小离却像是没听到蒋雯雯说话一样,忽然,迈开步子,越过蒋雯雯径直进了屋,走到了上官芊绵的床边。

    蒋雯雯和教官都愣住了,然后急忙跟着进来。

    冷小离弯下腰,伸手摸了摸上官芊绵的额头,顿时眉头紧皱。

    他在门外就看到她的脸红的很不正常,果然,她在发烧。

    冷小离紧抿着唇,探出手掀开上官芊绵的眼皮,脸色瞬时变了。

    她在休克!

    冷小离想也不想,径直将上官芊绵从床上抱起来,脸色阴沉道:“去叫军医到我宿舍来!”

    教官错愕的看着冷小离,顿了一秒才反应上来,急忙应道:“是!”

    说完急急忙忙跑出去。

    冷小离抱着上官芊绵往外走,蒋雯雯焦急的跟上来,问道:“首长,5号怎么了?”

    “高烧,休克!”冷小离似乎是咬着牙吐出这几个字眼的。

    他周身的寒意冷的冻人,眼底翻涌着一股黑沉的怒意,原本跟着的蒋雯雯忽然有点害怕,脚步稍稍慢了几步,冷小离便已经走远了。

    好好可怕的眼神,她刚才好像觉得自己快要被那种气场压死了。

    天传说中的冷小离果然非同一般,她这次来的目的好像好像很不容易达成啊!

    不过突破口她好像找到一个

    蒋雯雯站在原地,看着冷小离抱着上官芊绵离开的背影,娃娃脸上扬起一抹笑。

    上官芊绵身体起起伏伏,好像被什么抬了起来。嗓子又干又疼,好想喝水,脑袋也昏昏沉沉的,有些吵杂的声音在她耳边嗡嗡作响,她奋力的想睁开眼睛,要些水喝,可是却又怎样都醒不过来,也没办法发出任何声音。

    她整个人好像飘在云端上,晃晃悠悠,鼻翼上又萦绕着一股熟悉又陌生的气味,那气息让她没来由的觉得安心。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忽然觉得自己好像跌进了一张柔软的大床里,有人给自己盖上了被子,那柔软的触感让她酸疼的身体顿时舒服起来。

    那人又摸了摸她的额头,好像在试温度,那手的触感好像带着微微的薄茧,微有些凉,好像因为那只手有点太小心翼翼了,好像害怕弄疼她一样,又透着一种别样的温和感。

    屋子里好像有多了一个脚步声,有人好像正要说话,刚吐出一个“b”的字音,便被另外一个声音打断了。

    “多余的事情不要做,赶快给她治疗!”

    这声音有点熟悉,可又有点陌生,她所知道的这个声音,可从来不会用这么焦急紧张的语气说话。

    有冰凉的东西贴在了她的脖子上,又有东西塞进了她的嘴巴里。

    然后她听到有人说:“高烧40度,短暂休克,必须马上输液治疗。”

    “需要怎么做就怎么做!”另一个声音好像焦急中透着点不耐烦。

    紧接着,就有冰冷尖锐的东西刺入了她的手背,那疼痛仿佛被放大了数十倍,她忍不住哭道:“疼好疼”

    “轻一点!”那个熟悉的声音恼火道,然后便有一只手抹着她的另外一只手,轻轻握着,好像是在安抚她。

    她忽然觉得很安心,脑子一阵恍惚,便沉沉睡了过去。

    冷小离握着上官芊绵的手,脸色难看至极。

    一旁的军医好不容易才忍住手抖,将针头扎进了上官芊绵的血管中,小心翼翼的贴好了胶布,他才松了口气。

    “首长,针扎好了,我再拿点药给她,退了烧就没事了。”军医小声说道。

    冷小离点头道:“把药拿过来!”

    军医从随身的医药箱里取出几粒药丸,看着昏沉沉睡过去的上官芊绵,犹豫着应该怎样让她把药喝下去。

    “药给我,你出去!”冷小离沉着脸说了一句,军医如蒙大赦,急忙将药丸和一杯温水递给冷小离,匆匆离开。

    冷小离端着水,看着手里的药丸,犹豫了半秒钟,猛地将药丸塞进自己嘴里,然后往嘴里倒了一口水,轻轻捏着上官芊绵的腮帮子,将嘴里的水和药一股脑全灌进她的嘴巴里。

    确认她把所有的药丸都吞下去了之后,冷小离才抹了抹唇角残留的水渍,看着上官芊绵略有些苍白的嘴唇,不自觉的,微微红了脸。

    他伸出手,轻轻抚着上官芊绵因为被烈日照晒而稍有些晒伤的脸,眼眸中浮现出浓浓的怜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