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4章:问清缘由-枕上豪门:冷血总裁的心尖妻在线无弹窗阅读-快穿之欲女系统全文免费阅读-欲女TXT小说网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84章:问清缘由
    许若悠和上官芊绵说话的时候,小念拿着一块蛋糕,一杯咖啡,走了过来。

    上官芊绵欢呼一声,扑向蛋糕。

    “小念,姐姐没白疼你啊,居然还记得留一块给我!”上官芊绵捧着蛋糕,很是感动的说道。小念翻个白眼,没声好气道:“看在许姐特意买给你的份上,我才留了一块,否则,哼,哪能有你吃的。话说芊绵姐,你去了一次米兰,瞧瞧都胖成什么样了,刚才连摄影师都说你脸圆了,近景有点破坏美

    感,你还不赶快少吃点,减减肥啊!”

    “减什么肥,我长这么点肉容易吗我,胖就胖吧,没美感就没美感,姐不在乎!”上官芊绵一边美滋滋的吃着蛋糕,一边满不在乎道。

    小念彻底无语,只能摇头叹气,对许若悠道:“许姐,你快帮我劝劝芊绵姐,我去看看场次,看看芊绵姐今天还得再拍多久。”

    许若悠笑着,点了点头。小念走了,许若悠看着美滋滋吃着蛋糕的上官芊绵,开口道:“那个李宛如你还是留点心,你抢了人家的女主角的位置,还没心没肺的和人家做什么朋友,我说你是不是在娱乐圈顺风顺水太久,忘了这地方

    是可从来不是什么善男信女的聚居地啊!”

    上官芊绵皱眉看着她,有点诧异道:“怎么突然老提起宛如?你对她有什么误会吗?”

    “误会?”许若悠有点无奈的瞥了上官芊绵一眼,才把路上和她碰到,还有刚才她们两个之间的交谈内容和上官芊绵说了。上官芊绵咬着舀蛋糕的小勺子,拧着眉沉思了半响,才若有所思道:“被你这么一说,我才想起来,有几次和她对手戏,原本是个很简单的戏份,可就因为她的关系,得不断的重来。我本来以为她是刚入行

    ,有点紧张,现在想来,人家或许根本就是故意的。”

    许若悠扬眉道:“她表现不好的时候,是不是恰巧就是你有什么落水,淋雨,或者其他辛苦或者危险的镜头的时候?”

    “对啊,你怎么知道?”上官芊绵一脸惊讶。

    许若悠伸手摸摸她的脑门,没声好气道:“喂,绵绵,你以前挺机灵啊,怎么这几年越来越迟钝了呢?真的是日子过得太悠闲了?”上官芊绵咧开嘴笑道:“对啊……每天不是拍广告,就是拍戏,要么就是上综艺,天天给别人陪笑脸,笑的久了,我自己都不知道不高兴是什么感觉了。圈子里的人来来往往,各个看起来都挺和气的,就算

    有几个背后捅刀子的,可冷雪慕的逸风娱乐的公关很好的,也没让我传出什么不好的新闻,久而久之,我就懒得去猜和我笑的人心里到底是在想什么了……”

    上官芊绵脸上的笑渐渐消散,语气也透着些许疲惫和无奈。

    许若悠微微蹙眉,问道:“你……不喜欢这个圈子吗?”上官芊绵叹口气道:“无所谓喜不喜欢,当初进来也不过是一时兴起而已,做着做着,就觉得挺有意思的,可再有意思的事情每天不断的重复,也会让人觉得疲惫的,不过你现在要是让我不继续在这个圈子

    里混了,我还真不知道自己能做点什么。”“这么多年,我喜欢的东西,都是因为他喜欢,我才刻意去喜欢。打听他喜欢的颜色,他喜欢的音乐,他喜欢的电影,甚至他去了部队,我都拼了命得非要挤进去。渐渐地,我早就忘了我自己到底喜欢什么

    ,到底想做什么?”“以前总是胡闹,仗着爸妈还能养活我,我也没想过要从事什么行业,要怎么养活自己。只凭自己的喜好胡作非为,到最后,人没追到,事情也没做成什么,算是一事无成吧。现在好歹在这个圈子里混出了

    点名堂,就算是为了混口饭,也得继续下去不是?”

    上官芊绵语气略有些自嘲,笑着向许若悠说道。

    许若悠看着她眼底的那点伤感,禁不住问:“你和他……真的没可能了吗?”

    许若悠嘴里的那个“他”,上官芊绵自然知道说的是谁。

    想起那个人,上官芊绵的脑子里便不受控制的闪过那天晚上发生的一切,心脏便便也不受控制的颤了颤。

    “不知道……”上官芊绵吸了口气,苦笑着摇了摇头。

    许若悠皱起眉,忍不住道:“这姓冷的是不是一个个都脑子不正常,也不知道到底在别扭个什么劲啊,这几年他明明一直守在你身边,可为什么就是不摊开来说清楚明白呢?”

    “谁知道呢?或许人家只是暂时没有合适的人陪,拿我当个充数的而已。”上官芊绵自嘲的说道。

    “怎么会?冷大哥应该不是那种人,他肯定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所以才这样的,要不你私下里调查调查,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许若悠提议道。

    “调查?”上官芊绵拧了拧眉,有点诧异道:“怎么调查,调查什么呢?”

    许若悠道:“当然是调查他有什么难言之隐嘛,还能调查什么?”

    上官芊绵蹙眉道:“可是这种事情要怎么调查,冷小离那人本来就是部队上的人,他的资料都是机密,哪能说调查就能调查出来。”“谁让你调查这些事了,是让你打听他的喜好,性格,还有是不是小时候发生过什么事情,或者生过什么病之类的,就是查查所有有可能让他和你这么不清不楚的在一起的原因的事情。”许若悠恨铁不成钢

    道。

    上官芊绵猛地睁大眼,看着许若悠一脸恍然道:“对啊,我怎么想不起来这事呢?他那些私密的事情我查来也没什么用,他的情况,肯定他家人最清楚了,我去和他家人打听,应该就能问出点什么!”

    “对啊,你终于开窍了!”许若悠没声好气道。

    上官芊绵却又皱眉道:“可是……冷家人都嘴巴太严实了,恐怕我就算去了,也什么都问不出来吧!”许若悠沉吟道:“这种事本来就不会太容易问出来,你还是找机会直接和他妈妈谈谈,旁敲侧击,应该能引出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