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章:你怎么会有那个福袋?-枕上豪门:冷血总裁的心尖妻在线无弹窗阅读-快穿之欲女系统全文免费阅读-欲女TXT小说网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42章:你怎么会有那个福袋?
    第242章:你怎么会有那个福袋?

    “我不知道!”安夕雅说,眼睛有些闪烁其词。

    “很好!上次我给了你一次机会,让你自己滚,现在你自己送上门来了,我又给了你一次机会,你居然还敢欺骗我,那就别怪我!”冷亦琛面无表情,承风倒是出现了。

    “这些,全部交给法院!”冷亦琛吩咐。

    “是,少爷!”承风看了一眼安夕雅,心里也有些微微的怒意。这个女人把少奶奶逼到了一种怎样的地步?

    现在不过是自作自受。

    “亦琛,我求求你,我错了,我求求你,给我一次机会,你我之间,非要弄到如此地步吗?”安夕雅难过的问。

    “你错了,没有你我一说,你是你,我是我!不过,如果你考虑说出那晚船上的女人究竟是谁,我倒可以考虑一下!”说罢,冷冷的从鼻翼里哼了一气,冷亦琛给了安夕雅一个漠然的背影。

    “我”安夕雅顿时想到了安晓婧,话到了嘴边想要说出,又被她硬生生吞了回去。

    不行,她绝对不会那么便宜了安晓婧!

    只是如果不说的话

    正想着,承风上前来,没等安夕雅说话,直接把她丢出了办公室,不过倒是温柔了些,没有像上次那样,血洒当场。

    而冷氏别墅,安晓婧下了班早早回来了,而她新要设计的东西可能需要一些书籍。

    安晓婧知道,冷亦琛的书房里,所有的书应有尽有,那么她可以去那里偷偷瞄几眼吗?

    等到了冷亦琛的书房,安晓婧随意的翻看了一些闲书,然后开始找自己需要的那本书。

    只是,突然,她像是看到了一个非常熟悉的东西。

    冷亦琛的书桌上,静静的躺了一个圆鼓鼓的福袋。

    安晓婧的心猛地一惊,这是她之前送给那个人人的东西,为什么会在冷亦琛这里?

    这福袋是孤儿院院长给自己的,是情侣福袋,她留给自己一个,另一个送给了画室里的男人。

    但现在在这里看到这个福袋,又能表示什么?

    安晓婧的不解越来越多,刚好林叔进来给冷亦琛的书房打扫。

    “林叔,冷亦琛回来没?”安晓婧问。

    “没有,不过应该快了!”林叔笑了笑。

    安晓婧哦了一声,然后从冷亦琛的书房里取了自己要看的书便到了客厅。

    “铃铃铃!”电话突然响了。

    安晓婧一看是余欢落,心情也立马大好,自从上一次余欢落在冷家别墅愤然离开后,他们倒是没怎么见过面。

    “晓婧,你在干嘛?”余欢落的活力又上来了。

    “刚回家,不过最近要做很多设计,我在翻书中!”

    “这样啊!晓婧你现在这么勤快,我觉得你马上就要成为大师了!”余欢落笑的特别开心。

    “大师倒是不至于,但你让我帮你画个什么也还能拿出手。”在好朋友面前,两个人不用客气。

    “对了,听我哥说你上次和他在孤儿院陪一个小女孩玩了一天?”

    “是啊,那个女孩很可怜,叫小冰,去年儿童节的时候,被自己的父母给抛弃了。”安晓婧的语气慢慢的低落了下来。

    “那明天我陪你再去看看她吧!”余欢落笑道。

    “好啊,小冰是一个不太说话,比较安静的女孩,要是看到有这么多人喜欢她,一定会非常开心。”

    两个人约好了时间,但冷亦琛却不知不觉的站在了安晓婧身后。

    “怎么,现在对孤儿院都产生感情了?还是对你和余震寰的孩子放心不下?”冷亦琛的口气一点儿都不好。

    安晓婧都不知道那人这又是出了什么事。

    “孤儿院的孩子真的很可怜,我是没有那么能力,要不然,领养十个我都不会累!”安晓婧直言道。

    “呵呵,不过我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情。”冷亦琛突然说道。

    安晓婧诧异他瞬间转换的表情。

    “跟我有关?”

    “跟安夕雅有关!”

    “她?”

    安晓婧有些疑惑。

    不过,那个女人的事情她从来不会上心。

    不过听一听关于她的故事,也不是坏事。

    “我已经让安夕雅离开了帝国集团。而她的归宿,并不比夏媛媛好到哪里去!”

    冷亦琛的嘴角勾了勾,一副得逞的样子。

    “那么冷少把她安排到了哪里?”安晓婧问。

    “她已经被我白纸黑字的送上了法庭,相信不久之后,就变成了监狱。”

    冷亦琛说的一点儿也没有情绪,而这个女人之前还总是伴他左右。

    安晓婧深深的感受到冷亦琛的无情。

    “不过,你够狠心,就这么对待一个曾经爱自己的女人!”

    安晓婧撇撇嘴,她无法想象的是,让冷亦琛不高兴的人,会有什么好下场。

    而自己,不也是这样被他一直囚禁在这个小小的空间吗?

    “安晓婧,怎么现在为她说起话了?”

    “不是为她说起话!我只是就事论事而已,不过,冷少对付这些女人如此狠心,但让你在离婚协议书上和我签字倒很困难。”

    安晓婧说出了自己的心声,冷亦琛的表情也在瞬间垮下来了。

    离婚?想都别想。

    “原来让你念念不忘的是那个梦中的男人还有跟我离婚?安晓婧,你不用隔三差五的提醒我,因为这件事情,绝对不可能过。”

    说着,他就把自己的外套一下扔在了沙发上。

    “为什么不可能?冷亦琛,对付别人你倒是干净利落,到我这里就变得拖泥带水了!”安晓婧讽刺。她不就是想要自由一点儿,怎么就这么难。

    “因为你对于我来说,意义比那些人更深远!”

    冷亦琛突然抬头,对上安晓婧的眸子。

    似乎那双眼睛看久了,他就能看到另一个女人的身影。

    而正是那个女人,害死了自己的母亲。他永远都忘不了那个女人,那件仇恨。

    “该死!”他低低的咒骂了一句。

    所以,放她走?

    跟她离婚?

    想都别想。

    “这话说的,我竟然对冷少是特殊的意义?”

    安晓婧用了一副自嘲的口气说道,而她在冷亦琛这里,还真希望自己是一个普通的人,不做特殊那个难道不行吗?

    “当然。”

    冷亦琛的表情越来越冰冷了,安晓婧从沙发上起身,打算回到卧室去。

    反正,她和冷亦琛说再多都没有用,那个人不愿意放她走,她也没有办法。

    “你怎么会有那个福袋?”

    安晓婧突然问道。停驻了自己还准备上前的脚步。

    “你说的就是我办公室里的福袋?”冷亦琛难得的耐心。

    &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