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2章:真凶出来-枕上豪门:冷血总裁的心尖妻在线无弹窗阅读-快穿之欲女系统全文免费阅读-欲女TXT小说网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62章:真凶出来
    第962章:真凶出来

    所有人都望向了苏木盈这边。

    “请保持安静,你有什么话可以之后讨论,这里是法庭,你要知道你说的话,所有内容都有可能变成另一种证据。”

    检查官说道。

    “但是,你没有确切的证据,就不要在法庭上说那些没有意义的语言。”

    “我是没有证据,可是,这一切不是很明显吗?”

    “还有一分钟,如果安显扬不出现,我们会保持初审结果,这位女士,如果您继续这么呱噪下去,就请您离开。”

    检察官提醒道。

    苏木盈被年闪闪硬是拉着坐了下来。

    她的脸上还有很多未干的水渍。

    整个人现在都是愤怒。

    她想哭。

    非常的想哭。

    就觉得很委屈。

    的确,安显扬更委屈不是吗?

    那表的时间还在走动。

    苏木盈多么希望时间就停住在那一刻。

    不要再走动了。

    再走一步,自己似乎都会觉得难过。

    都会觉得生命岌岌可危。

    都会觉得呼吸沉重。

    对会觉得下半生痛不欲生。

    “时间到。”

    “慢着!”

    几乎同一时间。

    突然有门开的声音。

    所有人遵循着那个声音看了过去。

    苏木盈是第一个傻眼的人。

    那个人,是安显扬。

    冷亦琛和安晓婧也激动的站了起来。

    安晓婧更是失去情绪的大声喊道。

    “哥哥!”

    冷亦琛在一旁耐心的安抚她的情绪。

    希望她不要再出什么意外。

    安显扬那边。

    他没有看过来。

    但是能够看到他的气色已经恢复了。

    甚至比之前在牢里的时候,还要好一些。

    整个人却有种说不出的精神抖擞的感觉。

    苏木盈以为是自己出现了幻觉。

    让旁边的年闪闪狠狠的掐了自己一下。

    “是不是他呢?”

    苏木盈目不转睛的看着前面的人。

    但是眼泪还在大滴大滴的往下掉。

    又好像不管面前的人是不是安显扬,是人是鬼,她都不会介意的。

    看着那个人,苏木盈都有冲上去的冲动。

    要不是年闪闪抓着自己,她根本控制不住。

    “我是安显扬。”

    安显扬对着所有的人开口。

    让所有的人都震惊的看着他。

    而冷亦琛没有发现,韩苏已经从另一侧门的方向走向自己这边。

    顺着自己旁边的位置坐了下来。

    检查官们当然很震惊了。

    律师也非常震惊。

    安显扬走近了自己该站的位置上。

    现在所有的目光都盯着那边看。

    也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怎么回事?”

    冷亦琛问一旁的韩苏。

    韩苏在冷亦琛的耳边轻声附和道。

    “等会儿你就知道了。”

    紧接着,正式开庭了。

    案子进入正式的处理过程。

    “那么凌飞语的案子是不是你做的?”

    “不是。”

    安显扬回答。

    在场的人一片唏嘘声。

    “那么你能指出是谁做了这个案子?”

    “可以。”

    底下人又是一片惊呼。

    苏木盈觉得自己的心都快跳出来了。

    安显扬说的每一句话,可能都会变成双刃剑。

    会伤害到他自己,也可能自救。

    “我在十六岁的时候,失去过记忆,但是,唯独那一年的记忆被抹掉了。但是由于部分原因,我又想起了那些年的记忆,知道是谁对我下了毒手。让我失去记忆,是因为那一年,有个人被他杀了,而他,不能随意的杀人,否则就会对他有非常不利的影响。所以,对我进行了洗掉记忆的做法。”

    安显扬说道。

    接着又说。

    “这次凌飞语的案子,也是他做的,因为大家都能够看到络上现在传的照片,照片上的我已经死掉了,但是不然,我差点死掉,是因为那个人指使了他的手下对我进行毒害。这里,有毒。”

    安显扬提供证据。

    是那天那个医生插在自己体内的针管。

    仔细的看,那个针管里还有很多的溶解没有被他的皮肤吸收。

    也是安显扬当时的动作快。

    他当时不过是装死,然后转移了医生和送饭男人的注意力。

    结果成功的把插在自己身上的针管给拔了下来。

    又悄悄的放在了袖子里。

    还好那两个人没有发现。

    “这证据不够。”

    法官判道。

    “当然不够,但是,凌飞语的死因,就和我身上的液体有关了。”

    说完,安显扬把一份新的尸检报告拿了出来。

    这是韩苏连夜重新检查做出来的。

    数据非常的真实有效。

    而这里还有一份数据,是我带来的针管里边的东西。

    法官一看,合成含量相同。

    “但是,你怎么证明,这只针管不是你的?”

    “很简单,上边,有陷害我的人的指纹。”

    安显扬为了保证指纹的有效。

    他在之后都没有怎么动过它。

    而且多数情况下都用了塑料纸。

    “按照指纹寻找的人,也来了。”

    说着,法庭的一侧门开了。

    进来了两个男人。

    正是那个医生和那个送饭的男人。

    “这两个人,一个在狱中每天给我送饭,这里有视频,他绝对不可能和我是一伙人,他每天都在逼着我吃饭。”

    “另一个。”

    安显扬顿了顿。

    因为自己被残害的那晚上,这人早有警觉性,根本没有录到视频。

    “就是给我打针的男人。”

    法官看了看安显扬提供的视频,的确能够看到送饭的男人每次对安显扬连吼带叫的声音。

    那个人,也绝对不可能和安显扬是一伙的。

    但是,针管上,指纹是另一个男人的。

    “送饭的人给你送饭,针管上的确有另一个人的指纹,但是没有他陷害你的视频和其他证据。”

    法官说道。

    “对,他们两个是亲兄弟。”

    安显扬说道。

    当时自己听到那个送饭给自己的男人叫那个医生的哥哥。

    所以,这一夜,他奔波了很多。

    法官又翻了翻资料。

    总算理清了。

    “你们两个认罪吗?是你们杀害了凌飞语?”

    “不是,不是我们。”

    送饭的男人辩解道。

    “不是我们,是,是局长。”

    “局长?”

    所有人的目光都震惊了。

    望向了坐在角落里正看着这边的那个男人。

    那个人,坐在阴暗的角落。

    看不清脸,但就像他心里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