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9章 酒肉朋友-重返十七岁在线无弹窗阅读-快穿之欲女系统全文免费阅读-欲女TXT小说网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39章 酒肉朋友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两个人的会谈,很快就全然是郝俊在带着节奏了!他脑海里的想法总是层出不穷!

    喧宾夺主并不好,可郝俊却没有这种顾虑,徐东强的态度已经一而再再而三地证明了这件事对于他乃至是他家族而言的重要性,那么他阐述的鼎天越有鲜明的优势,越有强大的执行力,对徐东强的帮助那就一定越大。

    真正把握住了这一点,郝俊才会如此侃侃而谈,毕竟他从来就不是一个喜欢锋芒毕露的人,一改常态,也是针对徐东强这样的人。

    真正懂得出让利益的人,才能团结更多的人围绕在他身边,有鼎天安保的实例在前,徐东强也不会认为郝俊在空口白话,给他画大饼。

    郝俊每一次说到点子上,徐东强就会陷入沉思,而且时间上明显比在飞机上思考的时间要长很多很多,也更认真。

    郝俊将暂时考虑到的想法一股脑儿的告诉他之后,也就不再去打扰他,耐心地吃着菜,还别说,部队大锅饭一样的菜式,吃起来还真是别有一番风味,能拿的出手在这里当厨师的,自然更是不凡。

    他如此泰然自若,是因为他所求甚兴许在鼎天这家保安公司的运营上,孙老三都比他更在意一些吧,如果以此为契机,成为联系上层的纽带,乃至工具,即便是全然让给徐家又如何,不过,一次性的贡献哪里比长期利益纠缠来得更好一些。

    拉进与那个记忆之中的庞然大物的欧家的距离,不就是他梦寐以求想要达到的目的嘛!

    而恰恰是郝俊的这种开放式的谈判,让徐东强更加感到别扭,因为他始终看不透郝俊的底牌,而实质上,郝俊根本就没有底牌,这是一场无关紧要的赌局,胜局在赌局之外。

    “要不这样吧,徐哥,当初成立沪城鼎天安保公司之前,我写过详细的一份计划书,而鼎天的规章制度以及运营方式也因为时间的关系逐渐处在一个完善的过程之中,我在这里口说无凭,不妨我立刻让鼎天的部分经营管理者带上计划书和一些我跟你提起过的老兵人选来一趟京城,咱们当面详实地聊,也可以看看鼎天的主要参与者!”

    徐东强越犹疑,郝俊越需要快刀斩乱麻,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不单单是鼎天壮大的契机,也是他曲线救国的契机。

    尽管他之前在欧子阳身上下了注,但似乎欧家并不买账,不管欧式兄妹怎么想,至少他们无法阻挡欧家长辈们的意志,这一点,郝俊心里明白,他需要另辟他径。

    徐东强抬起了头,目光之中有精光闪动,须臾,便笑道:“这样也好,当初对鼎天的调查看来只是浮于表面,这几天听小俊你的说法,发现我还是将鼎天看得太过简单了,如果能让鼎天的具体管理和参与者亲身讲述,我想到时候我更能够把握住安保这类公司的精髓所在,也更能获得家中长辈的认可!”

    “徐哥客气了,岳哥于我有恩,这只是一点小事而已,而且我与徐哥也谈得来,再者而言,对于鼎天来说,徐哥的青睐也是鼎天发展的重要契机之一,作为我本人来说,我也希望鼎天的未来能够越走越宽!”

    徐东阳点了点头,算是默认了郝俊的说法,投桃报李,这是简简单单地道义,而且他甚至只需要付出一个徐家的名头而已,虽然许多人为此抢破了头,但作为徐家嫡系,只要能在这一次事上出个彩,他自然能获得更多地徐家的资源,这是多少年的规矩了,他是明白的,所以这一场交易在他看来,对于他是非常有利的。

    “今天这个事情,我承岳哥的情,也承你郝俊的情,应该要敬你一杯的!”徐东强将一直守在门外的服务员叫了过来,轻声吩咐上酒,转而笑容满面问郝俊道:“能喝点酒吗?”

    郝俊的酒量并不好,但这个时候还是点了点头,徐东强一开始不上酒,偏偏这时候上酒,其实是一个非常表面化的心态转变,这说明徐东强已经隐隐认可了郝俊,姑且算得上是酒肉朋友了。

    男服务生很快将两瓶白瓷酒瓶系着红色丝带的茅台放在了徐东强身边,酒瓶上贴着标签,很显眼很光棍地写着特供两个红色大字。

    徐东强开了一瓶,亲自给郝俊到了一小盅酒,笑道:“今天就谢谢小俊了,我先干为敬!”说着,便将手中的酒盅高高扬起,一口喝下。

    郝俊微微苦笑,酒盅虽可这却是正宗茅台,度数不低,徐东强喝了个精光,他却不能矜持,不然之前留下的好感恐怕一杯酒就全部烟消云散了,只好在徐东强炯炯地目光之中也一喝而净,随后很是夸张地干咳了几声,一副被呛到的面红耳赤地模样,这点戏料,他还是能够表现出来的。

    许久,他才缓过劲来,微带一丝不好意思地对徐东强道:“不好意思啊,徐哥,酒量很不好,还从来没有试过这么喝酒!”

    这话说得漂亮,虽然没有刻意强调,却也让徐东强的心情凭白又好上了一分,如此具有商业头脑和精准眼光的少年人,如此尊重自己,他怎么不会感到面上有光?

    酒一喝,两个人谈事的话题便渐渐广了起来,不再局限于鼎天之上,时间也就开始飞快地流逝起来。

    郝俊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服务员也不过来催促,徐东强的酒量比起郝俊来就要好很多了,而偏偏就他们两个人,郝俊虽说刻意压制着,却也没有少喝,零零散散加起来也应该有半斤了,喝得脑仁隐隐生疼。

    徐东强兴致很高,其他剩下的酒也被他喝了,他还似乎意犹未尽地想让男服务员再上酒,郝俊可没有舍命陪君子的心态,赶忙叫住了他。

    徐东强咂了咂嘴,有些不好意思,挠了挠脑袋,有种孩子般的羞赧。

    “不好意思啊,郝俊,有点喝多了,馋虫就上来了!”

    “没关系,徐哥,我就是想说,我再喝,恐怕就得醉倒了,今儿个回去还得打个电话,安排一下鼎天到京城来的诸事,所以不能耽搁!”

    一说到正事,徐东强醉眼朦胧的双眼又恢复了清亮,对郝俊的观感那是直线上升。

    于是这场谈话,算是结束,徐东强亲自陪着郝俊走出门口,之前接郝俊的那个男服务员就迎了上来,徐东强哈着巨大的酒气,执意要将郝俊送到俱乐部门口之外,郝俊推脱了几句,拗不过,只得愣由他搭着自己的肩膀,一起往外走。

    走出一个廊道,正好迎面撞见三五个年轻人朝着他们的方向说说笑笑地走了过来,看到徐东强先是一愣,随后便叫道:“强子,你什么时候回京城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