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最是少年大忽悠-重返十七岁在线无弹窗阅读-快穿之欲女系统全文免费阅读-欲女TXT小说网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5章 最是少年大忽悠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谢谢投票的童鞋!!!!)

    孙长霞质朴无华,却又很是拘束,虽然她对郝俊没有过多的防备,但依旧谨言慎行,一颗心仿佛全部都维系在孙老三的身上。

    郝俊已经从她的言语表情和时不时流露出来的小甜蜜中,得到了更多想要的信息,也就没有过多地发动他掩藏在纯真少年外表下掩的腹黑,有一搭没一搭地跟着孙长霞聊天,消遣着过分无聊的时光。

    通过老混混的这位秘书,他对孙老三的好感在不知不觉中又上升了不少的百分点,至少这个老混混身上有许多可取之处。

    许久,孙老三才和秦梓回到了办公室,孙老三依旧满脸带笑,恭驯异常,只是这笑中却多了几分牵强。

    郝俊暗暗一笑,不理会一旁看着他,似乎苦大仇深模样的老混混,殷勤地接过秦梓手臂上挂着的小包,夸张地摆着手掌,在她的脸庞呼呼地扇着风。

    逛了这么久,秦梓的额头上也不免出现了些许香汗,耳旁的长发都耷拉在脸庞上。

    “姐,怎么样,孙老板的森重还可入您的法眼?”

    孙老三的耳朵就竖了起来。

    秦梓沉吟了会,似笑非笑地盯着郝俊,直到少年装模作样,假意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这才苦苦忍着笑,装作一副很淡漠地样子道:“我已经开出了价,那是看在你的面子上!”

    郝俊心里暗赞一声,摇头晃脑地道,“谢谢姐!”

    孙老三的脑袋有点当机,先前两次与郝俊的见面,这个少年都好似如恶魔挥舞着刀叉,何曾会意料到这撒娇时的模样。

    他强迫着自己马上立刻忘掉这让他感到恶寒的一幕。

    秦梓不太理会孙老三的反应,仿佛能够参观森重已经很给郝俊面子了,清冷的声音依旧从她的小嘴里不断地往外跳,“小俊,既然来都来了,你就带我去其他的服装厂看一看,也好有个参考!”

    孙老三急了,“秦小姐,您看?”

    秦梓挥了挥手,“孙老板,我的条件就是这样,虽然不差这点钱,但生意就是生意,我父亲从小就教育我,商人只言利,我只需要你一句话,成还是不成?”

    语气之中的不容置疑,甚至让孙老三讲不出话来。

    孙老三一脸吃了黄莲的哑巴的表情,本以为一个小姑娘,尽管气质生猛,但凭着他纵横江湖几十年的本事,还不得拿捏的稳稳的。

    但秦梓参观地倒是兴致勃勃,一直问这问那,但对于购买森重这一事,就是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连商量都懒得商量一下,愣他再三头六臂,也打不开这金刚伏魔圈。

    他不由地将苦逼脸转向了郝俊郝大少爷。

    虽然知晓孙老三爱秀演技,常常不可自拔,但恐怕老混混心里的清楚这份苦楚,怕是有了六分真的。

    他冲着秦梓扬了扬眉毛,示意秦梓干得不错。

    秦梓脸上接着就露出了不耐烦的神情,一如高傲的世家大小姐。

    “姐,要不你看这样,让孙老板派个人给您带路去其他服装厂看看,我留下来跟他商量商量?”

    郝俊装着小心翼翼地问道。

    秦梓不置可否。

    “孙老板,您看要不让长霞姐陪着我姐去其他服装厂看看?”郝俊借过身位,冲着孙老三眨了眨眼睛。

    孙老三狐疑地看了一眼孙长霞,不明白怎么一小会的时间,自己的女人就成了郝俊的长霞姐了!

    但既然郝俊要留下来跟他说道说道,他自然是举双手赞成的,忙不迭地叫过孙长霞,细细的吩咐了一番。

    听着高跟鞋踩在地上发出的声响渐渐远去,孙老三终究还是忍不住长长出了一口气。

    “俊少,不知这秦小姐是?”

    郝俊继续一屁股坐上老板椅内,“孙老板,我这位姐姐可是千里迢迢而来,至于具体的身份,我也是半知不解的,说不上来,不过,只要能够帮你度过眼下的难关,那就是您的观世音菩萨,然否?”

    “可是?”孙老三暗自叹了一口气,“既然秦小姐决定要买下我的森重,为何不整个拿下,非要取得控股权,却只买70%的股份?”

    “这有什么不对吗?”郝俊摊了摊手,“我这姐姐性格强势,说白了,这次到莲花市只是为了买家服装厂玩票一番,她在大学里辅修的是服装设计,希望有个能够配合她的生产车间,我可是好不容易才把她请到这里来的!”

    孙老三目瞪口呆地听着郝俊的这一番说辞。

    为了生产自己设计的服装而要买下一家服装厂?这钱多得烧的啊?

    孙老三再不疑秦梓的实力,只想着最好让这位大小姐把他的整个森重全部吞下,在他的意识里,这剩余的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到最后绝对会打了水漂。

    日本人可不是什么善茬!

    “俊少,您看,您能不能和秦小姐说道说道,干脆一囫囵个把森重全买下得了,不然这三十的份额留着,不是让我在那边妨碍她的好事不是?”

    郝俊咧着嘴笑了,孙老三的心里突然顿了一下,浑身上下仿佛都不自在起来。

    “怎么?孙老板这么急着想将半辈子的心血推给别人,难道有别的隐情?不只是日本人搞鬼而已?”

    孙老三只感觉后背上的冷汗蹭蹭地往外冒,仿佛又看到了那只长着小翅膀的恶魔在眼前少年的头顶上耀武扬威。

    他急急忙忙地解释道:“俊少,您别多想,这不是老了吗,我也是真舍不得这份家业,但迟早是要退下来的,还不如在这时候干干净净地离开!”

    郝俊心道一声,“果然”,孙老三这是动了从凤塘区抽身而去的想法。

    “孙老板,说实话,我这位姐姐绝对是不会要这全部剩下的股份的,大不了您再试试转给别人?”

    孙老三心想,这个时候除了秦梓,恐怕没人愿意接手森重这个表象依旧良好,实质却危机重重的烂摊子了。

    “俊少,您是知道这个情况的!要不,要不,你帮老孙我想想办法?”

    “孙老板,想必您也看得出来,我这姐姐不可能将精力全部花在一家小小的服装厂上,剩余的百分之三十的股份是留给打理这家企业的人的,我想,她应该对您的管理能力映像不错,才不要这百分之三十的吧?”

    孙老三有种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的感觉,他的确舍不得森重,可若不是不狠下心抽出身来,半辈子的心血可能就一下子付诸流水了。

    “要不这样!”正当他天人交战的时候,郝俊又道,“要不我去跟我姐说说,把这百分之三十再降点?”

    孙老三一咬牙,忙点头答应,三十心疼,若是十或者十五,那就咬咬牙了!

    人这种动物往往在内心有一个连自己都无法察觉的底线,其实十五和三十差距不大,但在孙老三看来,一个可以接受,一个却是万万不能的。

    郝俊似笑非笑的眼神一直在孙老三的身上来回转悠,幽幽的声音紧接而至,“孙老板,不过我也得提醒您一句,没准哪一天,森重就突然麻雀变凤凰了,到时候,您这百分之三十可就值钱了,到时候,您可别怪我,破了您的财!”

    “那哪能儿啊!”孙老三笑出了一脸的褶子,心里却是骂道:你就吹吧,都玩票了,还值个屁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