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0章 引子-重返十七岁在线无弹窗阅读-快穿之欲女系统全文免费阅读-欲女TXT小说网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20章 引子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赵一娜斜了郝俊一眼,似笑非笑的眼神却是让郝俊心中一热,老脸一红,虽然只是那一刹那,也让郝大叔心中颇不好受,感觉如同被逮住了小辫子一样。

    “哎,韩处长,您就不必跟着过来了,一直麻烦您,怪不好意思的!”

    她遥遥地给韩鹏挥了挥手,拒绝的意味很浓。

    韩鹏脚下一顿,干笑了几声,道:“赵小姐客气了,我的车就在外面,那我就送你们过去?”

    赵一娜又冲着周校长浅浅一笑,然后才看向韩鹏,声音之中带着几分清冷道:“沪城办事处的已经给我们安排了车子,所以……”

    韩鹏还待再说,李军锐却不知为何突然开口道:“喂,有完没完啊,差不多就行了,别唧唧歪歪的,耽误我的事!”

    郝大叔诧异地望着李军锐,却看到李军锐明显是缩着脑袋,虽然是一副不耐烦的语气,可哪里有半分颐指气使的味道。

    韩鹏缩了缩脑袋,干笑了几声,果断地选择不再纠缠。

    显然,在他的眼里,李军锐的话语,要比赵一娜要有用的多,即使是用这种非常不客气的语气。

    四人离去之后,韩鹏的脸色颇不好看,他分明感受到了赵一娜离开时最后一眼的用意,冲着周校长便问道:“怎么回事?赵记者好像遇到了不开心的事情?”

    周校长脸上露出几分尴尬,却仍旧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出来,他本来就不是刻意要去针对这两个记者的,而是真的怀疑两个记者身份的真实性,如此才能对莲花市一中形成一种压迫,说到底是赵一娜两人出现的太不是时候,撞在他的枪口上。

    他还委屈担心呢,若是被学校知道了他狠狠奚落了两个来自京城人民日报的记者,还不知道怎么处置他呢!

    如此一来,韩鹏理所当然地把今日赵一娜干脆利落的拒绝的原因归结在周校长身上,不免有些意兴阑珊和愤怒,不过,美人的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反倒是更加激起了他的斗志,他就不信拿不下这个与众不同的女子。

    一时之间,周校长诸人都被韩处长身上表现出来的气势给震慑住了。

    再说到赵一娜四人,宇哥去取车了,赵一娜一直落落大方地走在前面,她老是喜欢冷不丁站住回头,郝俊就刻意地离她稍微远了些,至于李军锐,不知道是不是出于同样的一个原因,离得甚至比他还要更远一些。

    事实证明,郝大叔的未雨绸缪是很有效果的,也不知道赵一娜又想起了什么似的,突然就回头,饶有兴致地看着李军锐,半晌才微微一笑道:“呦,我原本还说这是谁呢,原来是小李子呢,来了大半天了,还真是没有看出来,怎么,见了你姐姐我不高兴,招呼都不打一声?”

    郝大叔颇为愕然地看着李军锐如同一个犯错误的乖宝宝一般低着头快速走到赵一娜面前站定,规规矩矩地叫了一声:“娜姐!”

    赵一娜轻笑了一声,俏脸上流露出几分奇异之色,沉吟道:“我一开始看那韩鹏殷勤奉承着你小子的样子,就知道你小子身份不简单,还好,算是有点眼力,知道替你姐姐我挡麻烦,你不打招呼的事情就这么算了,不过,那个叫韩鹏的,以后就靠你来替姐姐阻挡了,免得他老是在我面前晃悠!”

    李军锐恭恭敬敬道:“好的,娜姐!”

    赵一娜拍了拍李军锐的脑袋,以她相较于李军锐的身高来说,这个动作多少有点不伦不类,不过,似乎双方都没有意识到,或者根本就认为是理所当然。

    李军锐之所以如同变了一个人,一方面是因为父亲严肃的交代,而另一方面则是突然看到了赵一娜,心里涌现出了许多不好的回忆而已,如同老母鸡见了大黄鼠狼。

    赵一娜看在眼里,笑道:“别拘束,难得这么久和你姐姐我见一面,姐姐就请你们吃大餐!”

    赵一娜纤手一挥,颇为豪气,李军锐恭敬依旧,但表现出来却隐隐都是拘谨。

    赵一娜所谓的大餐,居然就是肯德基!

    说实话,郝大叔对于这些个美式快餐类的食物并不怎么喜欢,反倒是女儿贝贝颇为喜欢,他也带她经常来。

    许久未至,虽然装修有着十多年的差距,但郝大叔不禁还是有点触景生情,情绪有些波动。

    赵一娜似乎感受到了郝俊的异样,不禁问道:“怎么,郝俊同学,不喜欢吃这里的东西?”

    郝俊勉强笑了笑,“没有,娜姐,只是没有什么胃口而已,等等你帮要一杯开水就好!”

    赵一娜的眉头挑了挑,目光看向李军锐,李军锐忙叫道:“娜姐说吃什么就吃什么!”

    “好孩子!”

    赵一娜眯眼笑着夸了一句,隐隐间将郝俊和李军锐的立场对立开来,其实她并不需要如此,实质上,李军锐和郝俊之间,并没有多少可调和的余地,此刻,只不过是互相忌惮而已。

    宇哥这个大苦力,再一次被指使为排队的人,由于这家肯德基人员相对密集,赵一娜并没有让宇哥开着机器站在一边,而是拿出一些个录音笔和笔记本之类的东西,在等待的时间里,就开始做简单的采访了。在郝俊的眼里,形式实在是大过于现实。

    “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赵一娜随意问了句,但眼神里表露出来的认真,却说明她对这个问题很重视也很有兴趣。

    郝大叔的情绪缓缓调整过来了,望了一眼李军锐,看他没有多少说话的兴趣,便笑着道:“我和李军锐是不打不相识,当然也算是并肩作战过,可谓交情深厚!”

    “哦?”赵一娜脸上的感兴趣的表情更加浓烈。

    “说来话长,姐姐想听?”

    赵一娜便点头。

    郝大叔偏不如她意,很欠揍疑道:”姐姐究竟想采访什么?难不成是打算给我们记传!“

    李军锐张了张嘴,颇为愕然地看了郝俊一眼,不禁为他的胆大包天而惊讶莫名,至于幸灾乐祸,他可是半分都没有的。

    赵一娜气急,她发现郝俊这个少年还当真是不好对付,就是不让她称心如意,难不成他知道她心中的那点小九九?

    赵一娜偏偏不信邪,俏脸一板,向着李军锐道:”小李子,你来说!“

    郝俊发现,李军锐在这个赵一娜面前实在是没有半分骨气,被赵一娜如此一喝,就立刻如同竹筒倒豆子似的把话往外掏。

    等到宇哥把吃食端上来的时候,赵一娜已经完全掌握了李军锐和郝俊的相识过程,并且十分细致。

    她不禁感叹道:”没看出来,像郝俊同学身材这么单薄的样子,打起架来反倒是极厉害的,那个女生也算是幸运,有这么优秀的男孩为他大打出手,真是让人羡慕!“

    赵一娜眼神里的羡慕之色不似作伪,郝大叔心里也不禁疑惑起来,这个气质多数是英气逼人的女子,这种小女生的情态,还当真是无法让人去想象。

    ”如此说来,你们是打架打出来的交情?“

    李军锐看了郝俊一眼,见他没有反驳的意思,当即很快速地点了点头。

    赵一娜在本子上记了几笔,喃喃自语道:“倒是个不错的题材,就是不太符合主流观念,算了,先做预备材料再说!”

    郝俊隐隐发现,李军锐似乎刻意地将两人的关系描述成和善的友好的,甚至是情同手足的,若不是他在场,他相信李军锐一定会这么说的。

    郝大叔猜不透李军锐的心思,暗地里却怀了几分小心谨慎。

    “当初你们准备筹集善款的时候,内心是什么想法?而小李子你听到郝俊同学的提议之后,为什么就成为了共同的参与者?”

    赵一娜显然是想将郝俊和李军锐描写成两个英雄少年,连心里活动都问得很详细。

    郝大叔可不想贪兰兰的功劳,不禁道:“娜姐可能误会了,事实上,那次捐款的发起人另有其人,我们三人在征得了老师的同意和支持之后,才能形成这次行动!”

    赵一娜微微一笑,“哦,这么说来,你们只是两个跟班,并不是发起人和执行者?”

    李军锐心中一急,瞪了郝俊一眼,忙道:“娜姐,其实话也不能这么说,我们若不是没有这种想法,也不会积极地参与到其中!”

    赵一娜闻言轻轻一笑,略展迷人容颜,“倒也是这个道理,是谁想出来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有这颗心,是不是,郝俊同学?”

    郝俊总觉得赵一娜话中有话,不过,他并不想做反驳,李军锐和赵一娜都喜欢这个说法,他何必要与他们背道而驰!

    他能感受到二人是刻意地,而不是无心的,若是他坚持,反倒是他不识好歹了。

    赵一娜继续问道:“听说你们在捐款途中,还遇到了不少的麻烦?”

    这一次,李军锐立刻抢过话头,“不错,一开始,毕竟我们只是三个中学生,并不能取得市民们的信任,不过后来我们三个人就绞尽脑汁地表演了起来,这才吸引了不少人围观,开头有了一对年轻人捐款之后,才慢慢地打开了局面!”

    郝俊由得李军锐去说,实质上这个故事,对,就是故事,肯定不会照着他们二人所说的去描述,看赵一娜的态度,他就能猜出几分,更何况,人民日报那种报纸,考虑的因素会十分多,恐怕以他们的故事出发,也只不过是一个引子而已。

    所以,他不想去计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