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四章 破局与布局-最强狂少在线无弹窗阅读-快穿之欲女系统全文免费阅读-欲女TXT小说网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四十四章 破局与布局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且似乎这些人都认识年文耀。三四中文 www.444zw.com虽然那人输了,却也笑着说道:“能在老年手下走这么久,也算是赢了。”

    说完,他忍不住自乐的笑了笑。

    年文耀也不在意,又将棋子摆上了桌子,说道:“要不,再来一盘?”

    “不来了不来了。”那人连连摆手说道。

    年老二是远近闻名的象棋高手,这个小镇上没有一个人下过他。不过他也当做是一种消遣,每天在这里与镇上的老人们下下棋。别人悔棋他也不会阻止,甚至还会指点别人这一步该怎么走,自己下这一步棋的用途是什么。

    通过这种方式,倒是让周围不少喜欢象棋的人提高了不少。不过敢于挑战他,还是需要莫大勇气的。他的棋风太凌厉,总是给人一种压迫感,让人被他压着往前走,光是从气势上就已经输给了他。

    听到那人说不下了,年文耀也只是笑了笑。然后,他抬起头看向叶秋,微微笑了笑。

    恩?

    难道他早已经发现我了吗?看到年文耀看向自己,叶秋心中咯噔一声,不过年文耀只是在他脸上扫了一眼,便又看向了其他人,开口说道:“还有谁来和我下棋的。”

    不对啊,应该是我多想了。就算我是来找年文耀的,他却并不知道啊。而且这里游客这么多,,顶多是游客围观而已。

    可是,叶秋总是感觉他在冲着自己笑。尤其是那一眼,明显的冲着他看过来,而且深深的看了一眼,这才收回目光。

    不等叶秋做何思考,这时候年文耀问了一圈,不过并没有人站出来迎战。他便微微笑了笑,然后再一次看向叶秋,笑着说道:“这位小哥儿看起来很面生。看你围观了好一会了,大概也是喜欢下棋的吧。要不,陪我下上一把?”

    听到年文耀的声音,众人这才发现多了一个陌生的面孔在围观。便都让开了一条道,有的还接着说道:“和年老二下一把吧。也杀杀他的威风。这家伙下棋太厉害了。年轻人,你一定行的。”

    叶秋压根就没有想到年文耀会直接要求自己下棋,可这个时候拒绝已经是来不及了,众人都望着自己,而且还主动让开位置。年文耀则是一脸微笑的盯着自己。

    “好吧,下就下。”叶秋虽然以前经常陪着自己父亲下象棋,可是也知道自己棋艺并不是多少的。但此刻,他只好硬着头皮坐了上去。

    这个空档,年文耀已经摆好了两家的棋。他坐了个请的动作,然后又看着叶秋笑了笑,看似很随意的问道:“看小哥儿应该是从宁海来的吧?”

    叶秋拈起一个棋子走了一步,然后随口回答道:“恩,是宁海过来的。”

    “咦?听口音是宁县人?”年文耀也随手走了一步棋,,然后笑着问道。

    “恩,宁县梨花镇的。”叶秋如实回答道。其实梨花镇离这里并不是太远,比较都是一个县的,只是这个叫星源的小镇在宁县的东面,叶秋的老家梨花镇则在南面而已。

    “哦。那倒也是一个地方的。”年文耀只是很随意的说着。只是听到叶秋说起梨花镇时,他眼中明显的闪过一抹津光。叶秋虽然也在扑捉一些年文耀的信息,但终究没有看到这一抹津光。

    等坐在了他的对面,也就真正感受到了从他身上释放出来的那股压力来。当然,他的微笑,就会让你觉得很轻松。他身上也并没有释放任何的压力。只是,他下的每一步棋,总会如同指挥着千军万马一样。

    叶秋一边走着,一边对他的一些棋路进行虚心的请教。因为他发现,年文耀是真的走的很好,似乎自己的每一步都在他的算计之中。再加上叶秋并不擅长与象棋,此时竟然也是被他步步紧逼,吃了好几个字。

    好在叶秋虚心请教,而且及时的做出了一些应对,倒不至于马上竖起。比起之气输掉的那位,叶秋又强了不少。

    如此走了二十分多部棋,年文耀忍不住赞许道:“你的棋风充满了攻击性,而且又喜欢剑走偏锋。其实这样是没有错的,唯独有一点遗憾就是,你对大局的掌控,尚缺一些火候。”

    他一边说着,一边拿起棋子走了一步。

    叶秋点点头,说道:“是的,往往是没有算到很远的局面。”

    “不过你这么年轻就有这般棋风,却也不容易了。”年文耀赞许的说道。

    叶秋虽然对大局的掌控有点欠缺,但这也是相对于他来说的。比起前面这些对手来,叶秋却又强上了不少。只是叶秋知道如何去布局,如何去落子做局,倒也颇让年温馨有点兴奋了起来。

    下棋,大抵也是能看出一个人的心性的。年文耀是何等人物,只是和叶秋走了几把棋,便已经大概将叶秋有了一个了解。而且往往这种了解,又比较准备。

    “眼前这年轻人,不容小觑啊。”年文耀心中说道。看着叶秋笑了笑,心中又想到:“没想到是梨花镇过来的。当年小林子就在梨花镇住过一段时间。难道,他们又找上门来了?”

    这么想着,他也就不动声色的观察着叶秋。

    而叶秋却也完全沉浸在象棋中了。与高手过招,其实也是一种享受,仅仅是从棋艺上面也有所津进,何况叶秋还在学习者年文耀在如何做局,如何破局。他的手法,往往让叶秋眼前一亮,却总是学不到津髓。

    而年文耀或许是起了试探的心理,又或者是想点播一下叶秋,在下棋的攻势上减弱了一下,却总是会在下棋的时候用棋发来告诉叶秋这样布局的意图,为什么要这样破局。

    这在外人看来,倒也觉得两个人下棋下的津彩。或许也是这年轻人下的好,年文耀走了这么多部。却依然不能取胜。反而有种棋子被叶秋包围住的趋势。

    这样又走了十几部,叶秋终于被年文耀比如死局了,便只好笑着说道:“我输了。”

    “你输得不远。”年文耀笑了笑,然后抱着茶杯站了起来,笑看着叶秋说道:“小哥儿。走吧,却陪我喝一壶茶吧......”

    说完,意味深长的冲叶秋笑了笑。

    原来,他已经猜到了?叶秋心中想到